朝露夕痕

中国废止农业税之前,农民都在做这件事


2006年1月1日,中国废止《农业税条例》,这意味着,在中国沿袭两千年之久的这项传统税收的终结。而在这项税收废止之前,中国农民都在做一件事,那就是交纳农业税。农业税是中国对一切从事农业生产、有农业收入的单位和个人征收的一种税,俗称“公粮”。图为1934年,中国青海,收税的官差与贫农。(图源:VCG)


1941年春至1944年底,陕西延安,进驻南泥湾的八路军120师359旅战士送公粮,支援前线打胜仗。(图源:VCG)


1946年,抗日战争期间的救国公粮收据。(图源:VCG)


20世纪50年代,浙江某地交公粮的队列。(图源:VCG)


1956年,湖南省人民委员会“农业税纳税通知书”。(图源:VCG)


1957年,新疆喀什,维吾尔族民众赶着毛驴去送公粮。(图源:VCG)


1959年,东风二联的农民在送粮路上留影。(图源:VCG)


1963年11月,黑龙江省巴彦县兴隆镇群众踊跃向国家交新粮。(图源:VCG)


1969年,丰收后的农民踊跃向国家交公粮。(图源:VCG)


1974年,广东潮阳,等候交公粮的农民。(图源:VCG)


1983年,黄泛区农民优质小麦交公粮。黄泛区,一个苦难的代名词。黄河改道,泛滥成灾,给原为富庶之区的豫东平原带来了无穷的灾难。自1938年6月至1946年6月,河南省12个行政区的110个县中,计有中牟、尉氏、西华等20个县沦为黄泛区。数年间,计有146万间房屋及650万亩良田被淹没,无家可归的难民不得不以草根、树皮果腹,甚至“以含毒野菜及观音土充饥,糠秕杂食反黄泛区成佳肴”,先后死伤150多万人。(图源:VCG)


1984年,河南某地的民众在交公粮。(图源:VCG)


1991年,黑龙江,交公粮的农民。(图源:VCG)


1993年10月,湖南邵阳,农民手持负担卡向催交负担费的乡村干部讨价还价。(图源:VCG)


2003年7月,农妇吴素英(右一)“费改税”后负担减少40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笑眯眯地一次交纳全年108元税款。(图源:VCG)


2000年起从安徽开始试点并逐步扩大范围,到2003年在中国大陆全境铺开,推行农村税费改革。取消乡统筹、农村教育集资等专门向农民征收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集资,取消屠宰税,取消统一规定的劳动义务工;调整农业税和农业特产税政策;改革村提留征收使用办法。图为2004年4月11日,河南信阳市狮河区十三里桥乡,墙上的标语已经成为历史的印迹了。(图源:VCG)


2004年开始,取消牧业税和除烟叶外的农业特产税;实行取消农业税试点并逐步扩大试点范围,对种粮农户实行直接补贴、对粮食主产区的农户实行良种补贴和对购买大型农机具户的农户给予补贴;吉林、黑龙江8个省份全部或部分免征了农业税,河北等11个粮食主产省区降低农业税税率三个百分点,其它地方降低农业税税率一个百分点。图为2004年4月27日上午,曲沃县乐昌镇西南街村委会,为积极落实中共中央一号文件,不但免去了农民的农业税,还给农民每种一亩小麦财政补贴十元钱。图为西南街村委会发放补贴款现场。(图源:VCG)


2006年2月22日,中国国家邮政局发行的《全面取消农业税》纪念邮票。(图源:VCG)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