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妓严蕊

作者:周密  年代:宋 发布时间:2014-10-14 10:09   浏览:

      天台营妓严蕊,字幼芳,善琴弈歌舞,丝竹书画,色艺冠一时,间作诗词,有新语,颇通古今。善逢迎,四方闻其名,有不远千里而登门者。
  唐与正守台日,酒边尝命赋红白桃花。即成《如梦令》云:“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与正赏之双縑。又七夕,郡斋开宴,坐有谢元卿者,豪士也。夙闻其名,因命之赋词,以已之姓为韵。酒方行而已成《鹊桥仙》云:“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谢。穿针人在合欢楼,正月露玉盘高泻”。 蛛忙鹊懒,耕慵织倦,空做古今佳话。人间刚道隔年期,指天上方才隔夜。”元卿为之心醉,留其家半载,尽客囊橐馈赠之而归。
  其后,朱晦庵以使节行部至台,欲摭与正之罪,遂指其尝与蕊为滥,系狱月余。蕊虽备受箠楚,而—语不及唐,然犹不免受杖。移籍绍兴,且夏就越,置狱鞠之,久不得其情。狱吏因好言诱之曰:“汝何不早认,亦不过杖罪。况已经断罪,不重科,何受此辛苦邪?”蕊答云:“身为贱妓,纵是与太守有滥,科亦不至死罪。然是非真伪,岂可妄言以污土大夫,虽死不可诬也广其辞既坚,于是再痛杖之,仍系于狱。两月之间,一再受杖,委顿几死,然声价愈腾,至彻阜陵之听。
  未几,朱公改除,而岳霖商卿为宪,因贺朔之际,怜其病瘁,命之作词自陈。蕊略不构思,即口占《卜算子》云:“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即日判令从良。继而宗室近属,纳为小妇以终身焉。《夷坚志》亦尝略载其事而不能详,余盖得之天台故家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