勢利

作者:清.钱德苍  年代:清 发布时间:2014-03-31 19:45   浏览:

  

(生白蒼髯道服上)

【憶秦娥】青山近,青山近,此生無復燃餘燼蠟燭灰寒,春蠶絲盡。

老漢徐小樓,自從那年隨了和尙到山打柴挑水,不覺二十餘年,鬚髮皓然,身軀僂曲。咳!想我妻氏,兒女五人,自我出門之後,並無粒米柴薪,料他每決難存留。我那妻吓!若你轉嫁得好,還不致落薄,只苦了五個兒女,在晚爹手內過日,非打卽駡若在一處還好;倘不容留,飄散在外,連性命也不能保了!咳!我年今已七十多歲,已是死數中人了,還要牽掛這些孼種怎麼?我今日裏呵!

【集賢賓】做空門道侶局外人,又牽甚兒孫?奈欲斷塵緣,猶未肯。向清宵觸緖紛紛。痴情暗忖,莫非有團圓之分?巴得穩,早晚間伴眠蟻蚓。

(付踱上作揚州話白介)別却公侯府,又忽到名。(向內介)道人,昨兒個太夫人那裏佈施的上白米一千担,冬舂一千担,還有麥子,豆子,多上倉廒;其餘這些紬緞布疋,還有襯錢一千兩,多上內庫。(內應介)還有這些菓品茶食油鹽醬醋,一一點明,不許穈費了吓。(回身見生介)(生)吓!老師父回來了?(付)吓!老道,正是囘來了。(生)辛苦了吓。(付)也不辛苦。(生)吓!老師父,這是甚麼人家佈施這許多財帛齋粮?(付)阿呀!老道,我在此出家幾十年,就是兩京十三省雖不曾到過,就是那個公侯宰相,憑你甚的官宦人家,也曾做過法事,從來沒有見這樣大人家!(生)吓!這是何等樣大人家?(付)吓!老道,我說與你聽。(生)他家姓什麼?(付)他家的太夫人就是當今皇上丈母娘。(生)吓!他家有幾位公子?(付)他長子是文狀元,拜東閣大學士,次女是,阿喲哇,利害得了不得了,就是皇上的皇后娘娘。怕不怕?(生)還有三位公子各居何職呢?(付)三子是武狀元,封平蠻伯;四子光祿大夫;五子翰林院供奉,又招為駙馬。長孫還在襁褓,廕賜承德郞。你道怕不怕?(生)果然好個大人家!(付)老道,我再把他家私說與你聽。他家田園萬傾,盡多賞賜;大廈千間,皆是朝廷恩賞;廐中肥馬成羣,門外車輪無數;家丁奴僕八百餘名,歌姬成對,鼓樂喧天。老道,他家這個花園,造得十分華麗;四時有不謝之花,八節有長春之景黃金高北斗,米穀爛陳倉。老道,目今這個時候,莫說認得貴人一面,就在他家廊下站一站,望一望,莫說體面只怕連那個人身也是不脫的!(生)吓!老師父,你幾時到他府中去,帶乞老漢也去認認。去得去不得?(付)這個去得。(生)這樣富貴人家,但不知他追荐何人?(付)追荐他先老夫君徐小樓。(生)吓!徐小樓就是老漢了吓(付)吓,吓,說胡話!徐小樓,他老早的投水死了吓。(生)不差的,老漢那日投河,得蒙老和尙相救到此的。(付)徐小樓就是你?如此說,你就是老太爺了吓?(生)不敢。(付)小僧有眼不識泰山。這裏叩頭,叩頭。(生)阿呀呀請起,請起。(付)好!太老爺,可曾用過早膳麼?(生)用過的了。(付)吃過的了?(生)正是,吃過的了。(付)阿呀呀!好氣色吓!你鬍鬚也生得好,猶如銀絲一般。這樣的眼睛,鼻子,嘴,就是一位太老爺嚜!(生)正是。你可記得徐小樓是什麼樣人?(付)吓!他這疏頭上寫着淮陰郡公左國柱。(生)他疏上寫淮陰郡公左國柱?(付)淮陰郡公左國柱吓。(生)這便差了。老漢是個白丁,那有什麼官銜?(付)這沒說,不是的?(生)並不是我。(付)娘吓!這一跪髒掉了吓!老道,你沒福氣,臉上氣色不好。(生)咳!是。(付)你沒福。(生)老師父,不知他住在那一府?(付)咳!不說了。(生)吓,老師父,再請說一說。(付)不相干;要我說,磕還我的頭。(生)吓!如此說,我老人家了,跪不下,作個揖罷。(付)不夠本錢。(生)罷,罷,罷,看我老人家分上罷。(付)老道,你傷了我的本錢。(生)罷,請說了罷。(付)吓!老道,我說了吓(生)願聞。(付)

【黃鶯兒】他積祖是淮陰

(生)吓!我也是淮陰人。他夫人姓什麼?(付)

寫着未亡妻氏眞。

(生)吓!也姓?奇吓!(付)

為先夫設薦通誠悃。

(生)可記得他兒子叫什麼名字?(付)他這個大老爺是,這個,這個,那個,那個,——吓!徐乾。(生)徐乾?只怕記不清吓?(付)

徐乾逼清。

(生)第二個呢?(付)

徐亨嫡眞。徐貞徐利聲名振。

(生)吓!那徐貞徐利多是他的兒子?(付)不錯,這徐貞徐利多是他的兒子吓。(生)如此說來,眞個是老漢了。(付)吓!又是你?(生)一點也不錯,竟是老漢。(付)吓!阿呀呀!太老爺,請坐,小僧這裏又磕頭。(生)不敢,不敢。(付)太老爺,請到小僧房裏去吃個點心兒。(生)多謝,不消了。(付)爛不濟吃盃茶   

隐藏